迟福林认为

2020-08-17 22:40

2016年,服务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上升到51.6%,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在提案《尽快出台服务业市场开放的行动方案》中,迟福林指出,以服务业市场开放为重点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能够形成转型增长的新动力:一是可以拓宽社会资本投资空间,有效激发市场活力,扩大服务型消费的有效供给;二是可以有效对接国际、国内市场,拉动外来投资,做强服务业;三是可以促进“一带一路”自由贸易区网络建设,推动双边、多边投资贸易谈判进程。

他建议打破服务业市场的行政垄断与市场垄断:在电力、石油、电信、民航、邮政等行业进一步放开市场准入,取消某些不合理的经营范围限制;实质性打破对社会资本的限制,鼓励支持社会资本进入教育、医疗、健康、文化等高端服务业领域;对于养老服务、职业教育、专业培训、健康保健、家政服务等非基本公共服务,全面降低市场准入、引入竞争机制。

关于加快服务业市场双向开放进程,迟福林认为,在生活性服务业方面,宜重点推进教育、文化、医疗、健康等生活性服务业有序对外开放,支持具备条件的生活性服务业企业“走出去”开拓国际市场;在生产性服务业方面,可出台实施细则,有序放开建筑设计、会计审计等领域外资准入限制,支持外资以特许经营方式参与能源、水利、环保、市政等基础设施建设运营;在金融业方面,有序扩大银行、证券、保险等市场准入,鼓励支持具备条件的金融机构到境外开展业务。

无论是形成现代服务业主导的产业结构,还是形成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外贸新格局,服务业市场的开放步伐牵动影响着我国转型发展的全局。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拟提交提案,建议出台行动方案,把服务业市场开放作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加快服务业市场双向开放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