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

2020-12-24 20:15

法院一审认为:双方自愿签订的婚前协议合法有效。叶某虽对婚前协议的真实性提出异议,但该协议已经法院生效判决确认,故双方均应依此履行。现张某要求叶某给付2010年1月29日起至2011年3月25日期间的生活费,理由正当,证据充分,法院予以支持,据此判决叶某给付张某28万元。

女演员意外怀孕后,决定结婚生子并不再工作。在丈夫承诺给付每个月2万元生活费后两人登记结婚。如今,分文未拿的她将前夫叶某告上法庭,要求给付婚前协议约定的总计28万元的生活费。今天上午,该案二审在一中院开庭审理。

“当时就是拿协议来骗我女儿,希望她安心嫁给他啊!” 张母称,叶某是学法律的,是他主动提出要签婚前协议的。

为什么要在婚前签订这份协议?当事双方都没有在庭上正面回应法官的提问。

婚后的生活并不如想像中如意,张某称叶某常常夜不归宿,也没有按婚前协议给付她生活费。其控诉,张某在自己怀孕、产子期间没有照顾妻儿,而且双方经常争吵,最后感情破裂。

据了解,这对小夫妻此前因为房产纠纷于2012年在朝阳法院已经打过一场官司。叶某及其母亲曾以返还原物纠纷为由将张某诉至法院,要求张某腾房。张某以叶某与其在婚前协议第二条中有约定,叶某将房屋赠与自己为由不同意腾退房屋。法院二审判决虽认定婚前协议真实,但未采纳张某的答辩意见,判决张某腾退房屋。

叶某的律师称,双方离婚后因房产和钱的问题,先后打了三场官司。叶某一方显然不愿意“恋战”,当庭表示愿意调解。律师称:“如果她们愿意腾出房子,我可以做做叶某的工作,把所有的矛盾纠纷一并解决。”

张某本人今天并未到庭,其母亲作为代理人出现在被上诉人席上。“一审认定的事实和适用法律都很正确。”张母在庭上痛斥叶某的不是,称女儿的婚姻是一场欺骗。“根本见不到人,他说自己要挣大钱,一直在外地做生意,家里只有我和阿姨陪着她,每月2万元的生活费也从来没给过。”张母称,婚后叶某一直没有支付生活费,问他要也不给,还称“房子都给你了,你还要什么钱啊!”

庭后,张母告诉记者:“我孩子冤啊!婚前有很多人追求她,其中不乏名人,那么多人怎么就看上他了?”问及更多细节时,张母称:“哎,别提了!罪魁祸首其实是他妈。”张母认为是叶某的母亲“不待见”自己的女儿。

今年30岁的张某是一名舞蹈演员,十三岁当兵,曾出演过一些电视剧。2009,她与叶某谈起恋爱。两人相恋期间,张某不慎怀孕。“我是演员,工作较多,本不想怀孕,但考虑到打胎对身体影响很大,加上他也强烈要求生下孩子,不得已我只好辞去了工作。”张某在起诉书中称,辞职后自己没有了较丰厚的收入,母亲为了照顾她也丢掉了工作。

对此,张某提出叶某曾以买房后无力支付生活费为由要求暂缓支付,自己起诉并未超过诉讼时效。

“女儿现在没工作,我养着啊!都两年多了,小孩的抚养费也一直没给。”张母在庭上越说越激动:“到最后钱没拿到,房子也没有,上面还写着他妈的名字呢。”

2010年,张某与叶某在结婚前一天签订了婚前协议,双方约定,从领取结婚证起,叶某每月支付张某人民币2万元,如因叶某的原因离婚,张某还将得到叶某的两套房屋。

叶某也未到庭,其代理律师对婚前协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认为一审认定事实错误,要求驳回。其不认可张母的话,称婚后一直由叶某的母亲向张某支付生活费。“奔驰轿车、珠宝首饰远远不止本案诉讼中的28万。”

2014年,张某诉至法院要求叶某履行婚前协议第一条的约定,给付自己2010年1月29日起至2011年3月25日的生活费共计28万元以及补偿费2万元。

2011年3月,心灰意冷的张某与叶某协议离婚。因为叶某承诺继续婚前协议,双方就没有将婚前协议的内容写进离婚协议中。孤儿寡母,张某离婚后的日子并不好过,而前夫却一直没有按婚前协议给她每月2万元。

一审中,被告叶某不同意前妻的所有诉讼请求。其辩称,案件是债权的诉请权,现已过诉讼时效。另外,张某起诉状中所写内容与事实不符,双方在离婚协议中已经写明双方无共同债权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