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

2020-10-25 01:10

小城镇的发展要抓准“以人为本”四个字。要做到以人为本,我们在深化改革上下一些功夫。比如户籍问题,中央已经明确对小城镇和小城市的户籍门槛要全放开,那就是不要再设门槛。同时,现在城市叫做千城一面,我们一定不要走到今后变成千镇一面、千村一面这个圈里去。

作为我市首个小城镇互动交流学习平台,首届重庆镇长年会邀请了市内外专家学者探讨统筹城乡新路径,指点小城镇建设与发展。

“活动对推进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点上开发具有榜样作用,获评重庆最美小城镇,既是对白市驿的鼓励,也是对白市驿的鞭策。”九龙坡区白市驿镇党委书记周成超说,将进一步加快建设与发展,示范引领小城镇建设与发展。

地处两个生态区域内的小城镇,要坚持面上保护、点上开发。此外,在小城镇发展过程中,特点、文化、历史、文脉是小城镇承载和发展可持续的关键,因此还必须谨记“尊重自然、尊重人文、留住乡愁”12个字。

黄志亮:重庆在推进小城镇建设的过程中,应该注意两个问题。第一个就是小城镇的产业选择与小城镇之美之间是什么关系。对那种无序开发的、随意化的产业选择,它会破坏小城镇之美,是不可持续的。反过来,有序的、理性的小城镇产业选择以及开发,它会助推放大小城镇的自然之美、历史之美、文化之美,还有其他的社会生态之美。

组委会负责人称,本届年会创造了重庆同类活动的两个“最”:一是参会人数最多,吸引了我市30多个区县(自治县)城乡建委负责人、140余个小城镇负责人参加;二是调查样本最多,评选过程中吸引了200余个小城镇角逐,采访相关领导、专家1000余人次。

互动对话环节,与会专家、学者围绕“新型城镇化背景下重庆小城镇发展的机遇与挑战”和“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背景下特色小城镇建设的路径探索”等热点话题展开对话,并回答现场观众的提问。

本次活动分为启动、颁奖、演讲互动等环节。颁奖环节隆重表彰了10个重庆最美小城镇综合奖和50个单项奖。主题演讲环节,赵宏彦和杨庆育分别就“新型城镇化下的村镇建设”和“主体功能分区与区域协调机制构建”等话题,解读我市小城镇建设与发展机遇和挑战。

地处“一小时经济圈”内3个功能区域的小城镇,可以在规模、产业链、城市休闲、产业配套上下功夫。如巴南区东温泉镇打造国际温泉旅游高端服务区;九龙坡区白市驿镇大力发展瓜果农产品加工和生态休闲等三大产业;渝北区统景镇狠抓以旅游为代表的支柱产业。

2014年12月31日,由市城乡建设委员会指导,重庆日报报业集团和重庆村镇建设与发展研究会主办,重庆日报、重庆村镇建设与发展研究会、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政府承办的首届重庆镇长年会暨重庆最美小城镇颁奖典礼在九龙坡区举行。

本次活动由首席记者乡镇行、首届重庆最美小城镇评选活动和首届重庆镇长年会暨重庆最美小城镇颁奖典礼三大部分组成。

新型城镇化,本质上是要解决“人”的问题。我国新型城镇化提出了“3个1亿”的概念,即着力解决1亿左右的人有能力在城镇落户,要通过区域的改造使1亿以上的人口改善居住条件,要通过小城镇的协调发展再接纳1亿人口。

怎样建设宜居美丽村镇?基本原则和路径是:工业向园区集中、农民向镇区集中、土地向规模经营集中。在这个过程中,一定要规划先行,特别是小城镇建设,有时候规划还要适度超前。

除了乡愁之外,小城镇发展归根结底还是要回答一个如何左手牵城市、右手牵农村的问题,小城镇能够为你的城市、为你的乡村、为你的居民解决什么问题,如果这个问题回答不清楚,那么小城镇的发展路径可能走偏。

杨庆育:国家、市级层面对于新型城镇化的重视,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的深入实施,对于重庆小城镇的发展来说都是机遇。如何准确认清自身定位,抓住自身特色因地制宜发展合适的产业,以承载相应的人口转移以及如何在建设过程中留住文脉和乡愁,都是小城镇发展最大的挑战。

在规划先行方面,首先,县域村镇体系规划非常重要。2.77亿亩的农村建设用地在村镇化过程中,有些村空心了,确实是有必要迁并,哪些是重点村、哪些是中心村、哪些是要合并的村,要有一个县域的规划。其次,要做好村庄规划。农村的事情,没有农民的参与便不好办,村庄规划不能套用城市规划的编制办法,村里盖房不能超过几层、在哪些地方不能建等条条款款,一定要让农民看得懂。

“首届重庆镇长年会是践行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的有效载体和重要举措。”杨庆育说。

怎样建设小城镇?小城镇建设的定位要准确,要有特色,它应该是有别于城市与乡村,然后一定要有产业支撑,产业也不一定非要搞重化工业。小城镇应该建设成为紧凑型,在城市规划理念上大家又回归到紧凑型城市理念,就是功能要混合。

评选活动自6月筹备启动以来,历时半年,本报记者深入80余个小城镇,推出60余篇大型深度解读报道,充分发现山水重庆之美。

本次活动也引起了网民的巨大反响。网友“水流云在”在华龙网留言说:“我市小城镇通过‘美丽崛起’,用特色塑造了‘重庆印象’,重庆小城镇之美,鲜明而多元。” 文/吴鑫 王静

龙彬:要从利用出发,保护好历史文化名镇里边的历史素材。“旅游”是一大绝佳路径,基于旅游发展来思考名镇保护利用,不能局限于名镇的本身,要注重历史文化名镇和周边区域的互动,要对应旅游的吃、住、行、游、购、娱各种要素,并融入现代化、信息化技术。

由此看来,功能区域划分战略的内涵与以人为本、布局优化、城乡互动、产城融合、文化传承、生态文明的新型城镇化道路本质紧密契合。这为我市未来小城镇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指明了方向。

小城镇的规划可适度超前,但超前太多也不行,而规划滞后带来的麻烦却是相当的严重,事倍功半。在规划方面要舍得投入,重庆有这方面的资源。在规划中,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尺度问题,小城镇要突出一个小字,不要去建大广场、大小区、大高楼。

因此,新型城镇化本质上要通过科学的功能区域划分来实现。当前,重庆正在深入实施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实施功能区域划分的战略目的很清晰:一是实现人口分布和经济布局的合理平衡;二是实现人口经济与资源环境的协调发展;三是要实现不同功能区域居民的生活水平相当。

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庆育、重庆市政协副主席杨天怡、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村镇建设司副司长赵宏彦、重庆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周波、重庆市城乡建设委员会主任程志毅、重庆村镇建设与发展研究会会长何智亚、重庆日报总编辑张小良、重庆市九龙坡区区长石继东等领导、专家出席会议。

新型城镇化既要规划建设好大中小城市和城市群,也要实现小城镇和乡村复兴和可持续发展,没有农村地区的现代化,就不可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小康。小城镇的功能定位、发展模式、空间形态都应有别于大中城市,农村作为一种人与自然高度契合的聚居形态,有着其自身发展演变的规律。不可否认,城镇化过程中一部分村庄会空心化、会消失,但大多数村庄会保留下来;一部分村庄会转换为社区形态,但大多数村庄会保留传统村落形态。

重庆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党组成员、主任助理张其悦表示,活动在我市推进新型城镇化和小城镇建设关键节点举行,旨在树立小城镇发展榜样,探讨统筹城乡新路径,搭建小城镇交流平台,推进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

据介绍,按照初审、报道展示和复审三个阶段,组织专家、学者评选出最具民族风情小城镇、最具人文价值小城镇、最佳旅游休闲小城镇、最佳生态宜居小城镇、最具投资价值小城镇和重庆最美小城镇6大权威奖项。

从政府层面,在资金、项目、政策上每年给重点镇或者中心镇500万元的支持,对一般的小城镇,从今年开始扩展到每个镇给100万元用于其基础设施建设。同时,在政策方面,对中心镇的领导干部进行高配,以方便协调开展工作。

张其悦:这些年重庆市在探索村镇建设方面做了一些工作,包括对小城镇实施的多个战略,特别是当前的中心镇战略,其核心便是集约用地。同时,我市还积极参与国家的战略,包括申报国家重点镇、全国历史文化名镇等。此外,还充分利用专家的力量,成立重庆市村镇建设与发展研究会,聚集众多业内专家为全市所有的小城镇给予指导和帮助,特别是对有历史价值的古镇。

此外,要克制设计师的创作,要做好留白,但同时要懂得做旧。留白就是说要为我们的古镇把历史原真的痕迹留下来,留下这个白,可以体现出古镇的历史文化底蕴。而做旧是为了取得视觉的和谐,不是为了去做假,而是要用今天的技术在进行保护的同时,不改变历史的味道。

旧的城镇化带来的问题已经很清楚了,包括城市病、交通堵塞、“鬼城”等。另外,工业用地的比重太大,国内1亩工业用地相对应是1.4亩的居住用地,在欧美对应是6亩居住用地,这就衍生出工业厂房的用地比较粗放、城中村等系列问题。在这背景下,中央提出新型城镇化。

赵宏彦:重庆城镇建设是以大都市带动乡村为格局,未来,小城镇必然成为重庆城镇化、工业化的主战场。在这一过程中,如何进行产业布局和人口转移显得至关重要。在小城镇建设当中,要有产业化,有产业城镇才能发展得起来,还要定位准确,在发展过程当中不断地调整。

在改善农村人居环境方面,首先,便是重视住房风貌的打造,要有地域特色,在保持传统风貌的同时,要融入一些现代化的功能。其次,便是注重农村生活垃圾治理、污水治理等生活环境配套。再者,便是注重传统村落与民居保护。

何智亚:去年12月,中央召开城镇化工作会议,对新型城镇化作了重要讲话,重庆也根据自身实际,结合城镇化建设提出了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的决议。重庆在城镇化建设与发展方面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对此有何建议?

开发强度的高低以及城镇面积的大小直接决定了应该集聚多少人口,而人口的集聚并非机械运动,应该跟着产业走,即产城融合。

何智亚:全国城镇化工作会议提出要“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我市在小城镇建设过程中,如何保住文脉、留住乡愁?

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背景下,小城镇建设应该是一个什么方向?必须坚持因地制宜,产业跟着功能定位走,人口跟着产业走,逐渐实现特色鲜明、风情万种、宜居宜业、产业精细的高级目标。

第二个便是促进小城镇抱团发展。一是以大带小的模式。通过产业上的科学分工,实现价值链整合。与此同时,实现功能上的有机整合互补,从而实现一个中心镇带动5-10个小城镇的发展。二是强强联手的模式。各镇通过协商分工、协商分布产业,来实现集约发展、组团发展。

何智亚:小城镇发展的内生动力绝不是修几条马路、盖几栋高楼,在加快建设的同时,更需要产业做支撑。当前,重庆就小城镇建设做出了哪些探索?还可以从哪些方面持续发力?

2013年,重庆小城镇共承载了530万-540万人。如果按既定目标,2020年,全市城镇人口将达到3300万人,而小城镇承载900万人比较适合。这意味着,小城镇将成为未来重庆城镇体系当中承载人口的一个主战场。

覃琳:为什么要提乡愁,我想可能是因为有这种无差异化的小城镇的空间,给我们的感受没有办法得到一种认知。其实,这也是一个风貌的问题。一个小城镇的形态肯定跟风貌有关,文化附加在形态上面,风貌与文化共同赋予了小城镇特有的认知度,这便是被人们所怀念的乡愁。